即使不完美也沒關係 我竭盡全力的.愛
  • 08«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»10
【特傳 / 夏千】難以抗拒

紫袍與紅袍漸漸被同樣的絳紅侵蝕,同樣的。除了臉龐,又多了一個共同點。

但他並不想要。

他緊緊抱著懷中的人,卻覺得怎麼用力都抱不住。

血無止盡地流,痛苦的呻吟細碎地被壓抑在嘴邊,緊閉的雙眼微微用力瞇起,想要抗拒無形的巨大痛楚。千冬歲顫抖的手撫過哥哥蒼白的臉頰。似乎是感受到那隻手傳來的複雜情緒,夏碎緩緩睜開眼睛。

千冬歲連忙收回手,想要拭去臉上的淚水。

手腕卻被抓住。

抓住他的那隻手冰冷而無力,只要他願意,隨時都可以抽手,但他沒有。

如果可以一直被這隻手抓住該有多好?
為什麼,要在這種情況下你才願意伸出手呢?

「哭……沒關……係的……」硬勾起的嘴角帶著苦澀,虛弱的氣音讓千冬歲要湊近些才能聽清楚。

哥,不想讓你看到淚水,是因為不想讓你看到我的悲傷,不想讓你一起承擔……
為什麼,你要這麼溫柔?


──就像那一天。


他在左商店街的咖啡廳跟萊恩、喵喵、漾漾告別,準備在左商店街逛逛之後回情報班整理一些資料。

天氣有些悶熱,千冬歲並不打算在左商店街逗留太久。

當他帶著一紙袋的水晶從店裡走出來時,愣了愣。白茫茫的一片──外面下起傾盆大雨,就像在原世界中漾漾的故鄉常有的那種午後雷陣雨,

雖然這裡有結界的調節,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天氣與溫度變化,但偶爾還是會有這種大雨,帶來水氣的滋潤,畢竟這是大自然的現象,自然的力量是無從抵抗起的。

千冬歲站在店門口的屋簷下猶豫著。

沒有帶傘。移動陣?張開結界?那也太對不起這場偶然的雨了。偶爾淋濕一下也無妨……況且這種機會也不多呢。

千冬歲將紙袋緊緊護在懷中,閉上眼,朝外跨了一步,踏入雨幕中。
雨水霎時將他的衣物打上更深的色彩,靛紫色的頭髮濕淋淋地凌亂散著。

雨勢比看起來的還要大些,千冬歲稍微加快了腳步。

偶爾為之的任性,看到全身溼透的自己……你會關心嗎?
一般哥哥看到故意被淋濕的弟弟,會生氣嗎?

甩甩頭,讓水珠沖刷腦海浮現的疑惑──大概,也得不到答案吧。

突然一片陰影籠罩在上空,雨水打在塑膠布上發出沉悶的聲響。

──沒有感覺到有人接近,千冬歲猛地轉頭。
說真的,能夠這樣無聲無息地接近自己的人也沒有幾個。

他停下腳步,瞠大眼,抬頭看著身旁為自己撐著傘的人。

「哥……」

水氣似乎使那溫柔的笑容更加朦朧了些。不管對誰,都是這樣溫柔的笑容──這樣是公平,還是不公平?

「路過那家店,老闆給我的。」夏碎偏了偏傘,指著千冬歲剛剛走出來的那家店。老闆大概是看到千冬歲冒著雨走出去的樣子了吧。「要回去?走吧。」

千冬歲試著跨步向前,卻沒有他想像中容易。跟哥哥並肩走在同一支傘下,而且還不是他去下咒強迫的……這種狀況他在腦海中完全沒有模擬過啊!

他直勾勾地望著前方,時而偷瞄自己身邊的人……第一次覺得雨聲如此悅耳,第一次覺得原世界的發明如此美妙。

果然,有時候還是要回歸最初的本質吧?

兩人都沒有說話,只是走著。
沉默,但並不沉重。

「喜歡下雨嗎?」

千冬歲從放空狀態中回神,沒想到打破沉默的話語不是出自自己口中。

「不喜歡。」雖然驚訝卻還是反射性的回答。

剩下雨聲颼颼。
看自家哥哥似乎沒有繼續追問的打算,千冬歲決定再度開口。

「因為感覺很悲傷。」千冬歲不敢轉過頭去看自家哥哥的表情。

下雨跟悲傷似乎脫不了關係地交纏著,也沒有人能夠解釋原因,就是這樣理所當然。理所當然的,在一起。

如果能夠這樣繼續走下去,或許他會開始喜歡上雨天吧?

「……哥呢?」既然有了話題,千冬歲就不想放棄,打算延續下去。

「喜歡喔。」

即使已經知道這句話的受詞為何,千冬歲的心還是多跳了一拍,平時冷靜沉著的臉染上一絲絲不易察覺的紅暈。

「因為,大家可以有理由宣洩悲傷。」

用下雨作掩飾,說是因為雨而心情低落,宣洩平常被壓抑的悲傷嗎?

「哥……你太溫柔了。」

溫柔或許不是最好的選擇,但沒有人能夠抗拒。

總是用那微笑包容一切,甚至能包容大家的悲傷。


──哥,那你的悲傷呢?


「哥才是,不要硬撐著笑啦!」千冬歲深吸了口氣,抑止眼中的熱流。身旁一大片絳紅還在持續渲染著冰面。

他不懂。為什麼明明很痛卻還能笑?為什麼在這種時候了還想要分擔他的悲傷?

「不是……硬撐……」懷中人說話的氣息愈來愈微弱,伴隨著疼痛的哼嘆。

「把你的溫柔分一點給自己好不好?」哀求的語氣中帶著滿滿的不捨。

「已經……夠了……你……給我的……」

淚水不聽使喚地滑落,欣喜與難過,成分很複雜。
原來那笑容可以稱之為滿足嗎?
他一直認為在刻意保持的距離之下,哥哥不懂自己的心意,其實一切早就被掌握了,同時也被掩蓋在那溫柔的微笑之下。


還不夠。
哥,還不夠,等你好起來,我還要給你好多好多。

一定會好起來的。
你逃不掉的喔。

沒有人可以抗拒溫柔,是吧?


---[完]
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 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2014 我說我愛過。. all rights reserved.